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年輕人與機器人即將引爆就業戰爭?

2017-08-28 09:18:36 AM

剛剛過去的一周,落戶北京的世界機器人大會備受科技迷的矚目:惟妙惟肖的機器人鋼琴家、主刀外科手術的手術機器人、“三頭六臂”的智能協作機器人等讓人眼前一亮。但事實上,這些都隻不過是媒體閃光燈下呈現的機器人世界的“冰山一角”,至於沉在冰山下麵的,則是人類對於機器人未來發展的種種思考,比如今年大會向外傳遞的那個問題

 

今天,還有哪些“飯碗”是機器人說搶就能搶走的?未來,伴隨智能化進程的加快,年輕人類與機器人之間究竟會否爆發一場就業戰爭?

 

就在世界機器人大會召開的前一天,阿裏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在今年貴州大數據峰會上“我可以保證,30年後孩子們找不到工作”的一席話開始在網上流傳,在峰會的演講中,馬雲談及“人類未來和機器的競爭”:“未來30年是最佳的超車時代,是重新定義的變革時代。”

 

對此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機器人技術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新鬆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曲道奎表示,按照目前AG6.COM社會的主流觀點和勞動力的分布,完全可以用新的技術手段和機器人置換掉大批工作崗位,這是“毋庸置疑”的。

 

低技能工作機器化,不需要人來做

在世界機器人大會的主論壇上,曲道奎作為演講嘉賓,對機器人提出一個新認識:如今的機器人已經跨越了機械設備的概念,而把數字化和感知融合到了一起。在他看來,過去,機器對人的“替代”,更多的是對“人類肌肉力量”的替代。

 

就在大會主論壇的另一個會場,正同步展出可替代人類肌肉,甚至比人類肌肉力量更強的機器人:擁有強有力的雙臂,能夠完成以往各種需要人類雙手協調工作的雙臂協調機器人,還有可以做到負載40噸的重型移動機器人,等等。

 

曲道奎說,如今AG6.COM已身處第四次工業革命,機器對人已從肌肉上的替代,跨越到“不太高的智能”領域進行替代。這將導致很多傳統工作崗位“失去”,也可以稱之為“低技能工作”的完全機器人化、智能裝備化,換言之,不需要人來做了。

 

多個麵向行業的機器人讓人驚歎連連。通過中國科協打造的中國科技工作者之家網絡平台(SciMall)“科貓”,沒能來到現場的科技愛好者也能看到:在兩台畫像機器人前,排起了長龍,一個小朋友站在名為“賽大千”機器人麵前數秒,“賽大千”立刻“奮筆疾書”勾勒出相似度極高的人像畫。

 

未來的就業應該“重新定義”

 “但從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角度來講,就會帶來一個新的詞 重新定義 ,即所有東西都有可能在這個時代下需要重新定義,包括就業。”曲道奎借用了馬雲的話進行闡釋,“過去的就業就是幹活兒,幹活兒是指體力活兒,而未來的就業就可能要重新定義了,正如今天玩遊戲也能算就業,做谘詢服務的打電話也叫就業。”

 

在曲道奎看來,隨著技術的發展,將會誕生目前人類想象不到的工作崗位,如同10年前的今天,誰也想不到現在網絡、人工智能、手機等催生的眾多新崗位。

 

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複雜係統管理與控製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王飛躍則相信,未來的工作都是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提供的,就業環境將是人機結合的,從今天的專業分工轉變為人機分工。

 

“人永遠是技術的主宰,而不是技術的奴才。” 王飛躍說。

 在這次機器人大會上,美國機器人工業協會主席傑夫·伯恩斯坦在現場出示的數據也印證了這一說法,美國經濟衰退的2010年,也是機器人銷量達到曆史最高點的時候,機器人的出貨量達到了13萬台左右,但是製造業領域的就業數量還在上升,增加了90萬個工作機會,相比2010年大約10%的失業率,6年後則降低了5%。

 

不過,隨著機器人的使用,有些工種發生變化,創造出新的就業機會,2009至2012年,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類)崗位人數和失業人數比為2 1,並預計STEM就業率將在2018年增長17%。

 

與此同時,人類的工作時間和數量驟減也會帶來新的問題。傑夫·伯恩斯坦說,現在美國就業需求方麵還存在技術上的空當,例如機器人視覺,需要找到有足夠多技能的工人來滿足這些就業崗位,此外,有研究表明,到2025年可能由於技能短缺會有200萬個工作崗位找不到相應的人員。

 

“在這個轉折時期,就要求國家針對新工業革命的特點重新進行頂層設計,一方麵要對未來的就業人才進行培訓、讓他們轉型來繼續煥發就業的能力;一方麵從國家角度來講,怎麽給暫時失業的人或者工作量少的人在社會保障方麵進行妥善設計值得思考。”曲道奎說。

 

未來機器人也要拿身份證,還要被征稅?

當然,機器人的研發進程也並非一蹴而就。在這次大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就認為,全球機器人產業發展依然麵臨著現實技術瓶頸和潛在倫理道德隱患的雙重挑戰。

 

辛國斌說,機器人與人工智能的深度結合仍需持續推進,機器智能表現得相當有限,在視覺、觸覺、移動、決策、預判等多個方麵機器人還遠遠達不到人類的水平,沒能從根本上擴大應用範圍,真正成為人類生產生活不可獲取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服務機器人智能化水平的欠缺,製約著其尚不能步入高速發展階段。

 

著名科幻小說家阿西莫夫曾提出機器人三大定律,首要一條是“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辛國斌認為,從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這一問題還難以形成共識,機器人很可能引發法律法規和道德倫理的重塑。

 

比如前麵提到的就業問題,成百上千種非技術工種若被機器人取代,辛國斌說,這可能引發降低實業新型勞動法的實用性和保護性;而在戰場上,將來可能出現不知疲憊的自動殺人機器,使人道主義與和平主義麵臨困境;至於無人駕駛汽車、輔助醫療機器人的逐漸普及,則對交通法規和醫療衛生條例都將構成現實挑戰。

 

針對這些問題,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在開幕式的致辭中就提到:關於機器人帶來的安全和倫理的立法問題有待研究。

 

意大利機器人自動化協會主席、歐盟委員會顧問ReziaMolfino也在大會上透露,目前歐盟也在考慮機器人立法,自主機器人在未來可能會獲得電子人的身份,和人類一樣擁有義務和權利。

 

她援引比爾·蓋茨的話說,“機器人也應該像人類一樣被征稅”。這成為現在歐盟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來自歐盟法律委員會的她,已經向歐盟委員會報告了機器人立法的動議,並稱今後幾年內,歐盟立法機構將會對此進行討論。